阳江围歼战,用鲜血铺平通往幸福生活的大门
发布时间:2021-07-20 09:31:17 来源:南方+客户端

  对于阳江人来说,1949年10月24日是一个值得永远铭记和纪念的日子。

  这一天,南下解放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进城,解放阳江县城。这是解放大军浴血奋战、英勇牺牲换来的胜利!而这一场阳江围歼战也成为了广东战役(海南战役除外)歼敌最多的一场战斗。

  

  穿越岁月沧桑,曾经的伤痕慢慢愈合,而那些战士们的铮铮铁骨和顽强精神,却永远镌刻在巍巍耸立的阳江围歼战革命烈士纪念碑上,勉励后人接续奋斗。

  长途奔袭三面围困敌军

  1949年10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广州,宣告广州解放。国民党残部刘安琪部队4万余人向西流窜,企图逃往海南岛。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命令第四兵团不进广州,继续追歼逃敌。

  10月17日,陈赓司令员决定由第四兵团第十四军军长李成芳指挥第十四军第四十师、第四十一师、第四十二师,第十五军第四十三师、第四十四师,第十三军第三十八师等六个师,兵分左、中、右三路(第三十八师为二梯队),向阳江方向疾进。各路军自江西南部出发以来,已连续作战半个月,人困马乏。

  新的作战指示传达后,各参战部队以顽强的精神,日夜兼程,追歼国民党军刘安琪兵团。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粤桂边纵队等地方部队密切配合、协同作战。

  10月22日,解放军右路军进入阳春县城,宣告阳春县(今阳春市)解放。右路军第一二五团于23日夜将刘安琪兵团围困于阳江县白沙圩(今阳江市江城区白沙圩),24日激战竟日,毙刘安琪兵团第五十军副军长以下几百人,俘敌第七十军副军长、第三十九军参谋长、第五十军政工处长以下2000余人。

  24日傍晚,中路军一部解放阳江县城,宣告阳江县(今阳江市的部分地区)解放。左路军一部占领了阳江县东南的北津港。至此,人民解放军已对逃至阳江地区的刘安琪兵团形成西、东、北三面包围。

  10月25日,左路军一部由阳江西南的漠阳江边渡头地区强渡漠阳江,占领了屋背山、五岗、王屋寨、朝东、良村,右路军第四十二师第一二五团由白沙地区向廉村、平冈圩(今属阳江高新区)前进追击,第四十师第一二零团由旱禾庙向新屋、近河圩(今属阳江市阳西县)再向平冈的上元头、南山岭、南山、九姜急进。

  黄昏前,攻占了近河圩、上元头、南山岭,截断了敌军由平冈圩至南端海边九姜埠的逃路,完成了从南面对刘安琪兵团的包围。

  至此,敌军被包围在以平冈圩、廉村为中心的南北20里、东西10里的狭小地区。此时,二梯队的第三十八师进至白沙圩,加入战斗后,又奉命沿岗头、廉村直插九姜,堵截被围敌军。夜晚,解放军继续压缩包围圈。

  合力攻击歼敌4万余人

  10月24日晚,刘安琪兵团在白沙地区突围西逃的企图被粉碎后,敌军长程鹏率残部600余人,折而向南,企图从海上逃走。

  25日拂晓,程鹏所率残部刚逃到平冈圩以西海边的小村石牌,遭解放军右路军第一二零团攻击,程鹏及其副军长、参谋长连忙逃跑,因马陷在泥里,即弃马乘小船逃脱,其余敌人均被俘虏。25日,退至平冈圩的刘安琪于午后带小部分亲信乘船逃跑了。晚上七八点,敌军长胡家骥也逃跑了。

  26日,解放军各路部队发起总攻。10多支突击队交错插入平冈圩,将刘安琪兵团分割成无数小块,敌人一片混乱,成百成千人被活捉。解放军第四十师第一一八团一营快速直插海边的九姜埠,俘敌700余人。

  第一一八团一连机枪手张玉琪,投入阳江战斗时还发着疟疾,在追击中和连队失去联系,孤身一人,用一支出了故障打不响的机枪,在海边俘敌200余人。解放军第四十四师第一三一团由北津港西渡漠阳江后,至11时许,歼灭了企图向海上逃跑的刘安琪兵团第五十军残部2000多人。

  被困在平冈圩地区的刘安琪兵团大部分当了俘虏,侥幸漏网者由海路逃走时,因抢登渡船,不少被挤落海中而淹毙。企图逃走的4艘大船又被解放军击沉,船上2000余敌人溺毙于海中。

  阳江围歼战于10月26日12时胜利结束,共歼敌4万余人,其中俘敌3万余人,打死、打伤及被淹死的敌人共1万余人。右路军125团副政委李振之等246名官兵壮烈牺牲。

  全城巡游庆祝阳江解放

  “阳江围歼战那年,我在阳江县中(今阳江一中)读初二,家住现在市区太傅路路口的麦屋巷。”86岁的曾纪诚接受采访时说,他父亲曾传荣当时是中共江城地下区委委员,由于家庭可靠,加上祖父祖母开裁缝店易于掩护,他们家还是当时的地下交通站。

  曾纪诚回忆,解放军进城前几天,父亲经常拎个包出门,与地下党联系迎接解放军进城事宜。10月23日,国民党阳江县长甘清池见大势已去,带着县府保警和一些随从声称出巡。24日中午,地下党得知,地方绅士陈元泳、国民党退伍军官和阳江商界等二三十人集中在太傅路靠近南恩路的阳江商会二楼开会,密商应变对策。

  江城区委派曾传荣到会,向与会人士派发传单,要求他们在解放军进城前要切实维持社会治安,大军进城后,商会负责保障生活必需品正常供应,碾米机和电厂照常开工,积极支援前线等。大部分人表示遵照执行。“整个解放过程中,阳江的治安都比较好,没有出现打家劫舍的情况。”曾纪诚说。

  阳江围歼战之时,时年17岁的林鹏飞就读阳江县中高三,是第八团那琴区驻阳江城秘工组成员,“阳江围歼战打响后,秘工组成员立即到福民医院护理解放军伤员,一些医生护士听不懂普通话,我们有时还帮忙做翻译。”林鹏飞感慨道,看到战士们为了解放胜利不怕流血牺牲,他们更积极地投身到支前工作中。“虽然没有拿枪上战场,但我们也算为阳江解放事业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林鹏飞说。

  阳江围歼战胜利后,经过大半个月的筹备,1949年11月7日,阳江县各界人民在阳江城举行仪式庆祝阳江解放。喜气洋洋的阳江人民与英雄的人民军队一起,共同欢庆胜利。大会结束后,阳江城进行大巡游,大家沉浸在庆祝阳江解放的欢乐气氛中。

  建设纪念碑继承英雄志

  “阳江围歼战中,我们部队分左、中、右三路对国民党刘安琪部队形成包围,经过激烈战斗,我们用牺牲人数很少的代价,歼灭了国民党军队4万余人。”阳江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陈宝德说,阳江围歼战是解放军渡过长江以后的重要战役之一,被解放军史所记载。

  27日,上级首长给第4兵团发来贺电:“庆祝你们全部歼灭由广州向西南逃窜之敌主力的伟大胜利。这一胜利对于解放琼崖和解放广西均有重大意义。对于你们坚决执行毛主席指示,连续十昼夜穷追猛打精神,特予表彰。”同时,解放阳江后,解放军在阳江征集了一批渔船训练海战,用于解放海南岛的渡海之战。总之,这场战争,对于解放琼崖、解放广西意义重大。

  为了纪念在阳江围歼战中牺牲的革命先烈,铭记历史,教育后代,1958年,原阳江县白沙人民公社在白沙圩侧的花果山建成革命烈士纪念碑,1988年将纪念碑迁至佛子岭。1997年10月,阳江市委、市政府对阳江围歼战革命烈士纪念碑进行重建,于1998年3月20日落成,并先后定为阳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党员教育基地和党史教育基地,列入广东省红色革命遗址。每年都有不少老党员、老战士和青年一代前往祭奠,缅怀烈士丰功伟绩,传承弘扬共产党人的精神骨气,让红色基因代代流传。

  为进一步加强该红色革命遗址的保护利用,去年12月,江城区委、区政府启动修缮工程,对纪念碑进行主体修缮,并增设主题浮雕及其他配套设施,目前修缮工程正在推进中。


附件:

友情链接